西藏人文

三棵生命树——曼唐中的医学奥秘

吴大真老师讲解花养女人

点击下方播放按钮

  右边的树干,则表现的是人体的病理变化,树枝上的每一片叶子都象征着不同的疾病。第一个树枝表示病的根源,它说明人内心的痛苦、烦恼与生理不适都起因于人的无明和贪、嗔、痴等情绪;第二个树枝表现气候、饮食、行为和心理等因素,对人体健康以及人体能量增减的影响;第三个树枝表示疾病入侵人体的途径。其余的树枝中有表明隆、赤巴、培根三种物质能量与生活起居的关系的,有表明疾病的传播方式的,还有表明疾病的转变方式的。每一组树枝的表达都极为形象,叶片的绘制更是生动有趣,透过叶片可以清楚地知道人体脉管受能量物质干扰后出现的紊乱情形;跳舞的骷髅,表明因隆而起的骨骼受损;蹲踞排便的妇女,则表示因培根引起的排泄不畅。在这个树干上,同时还有能量物质的盛衰与生命阶段之间关系的描述:比如一只叶片上画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则表明人到年老时体内的隆偏盛;一只叶片上画着一个采收稻谷的人,表示赤巴在秋天偏盛。对于死亡,其表述也很形象,因凶器致死、因热病而憔损、因患邪魔的病人,各有不同。在树干的最下面画着两片特别的树叶:一片上面是一个被烈火吞噬的妇人;另一片是一个被冰冷的蓝水包围的男性,这则表明了藏医学对疾病的总体分类:热症和寒症两大类。

  第二棵生命树,叫做“藏医的诊断方法之树”。“这棵树有三枝杆,第一枝是‘望诊之杆’,表现的是藏医望诊中两大途径:舌诊和尿诊。舌诊是通过观察患者舌部,来判定三大能量物质与其内部器官的关系与状态,这种诊断方法与中医很相似,现在西医也采用这种方法;另一种方法是观察患者的尿液,这是藏医诊断的精典诊断手法,有经验的藏医通过尿液能诊断出400多种疾病,且精确度很高。第二枝是‘触诊之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脉诊,但与中医的脉诊相比还是有较大的区别的,比如把脉的手位及手指,对应的脏腑都是不一样的。藏医的脉诊很传神,有很多精典的案例,例如可以根据亲属的脉相诊断患者的病症,通过患者的脉相可以断定患者确切的死亡时间以及断定腹中胎儿的性别等。第三枝是‘问诊之杆’,问诊就是医生询问患者病因、病源、患病部位、病症等特征,凭借交流与问答的方式进行诊断的方法。问诊是三诊中重要的诊断方法之一。”王保向我们解释道。

  第三棵生命树,则可以叫做“疾病的治疗方法之树”。“藏医学在疾病的治疗方面与现代医学差异较大,它不是简单地就病而治,而是针对患者的病情全面、系统地对患者进行治疗,所以这棵树有四枝杆。”王保介绍,第一个杆为饮食之杆,用饮食来调理患者的健康,规定患者应食用或不应食用之食物;第二个杆为行为起居之杆,解说有利于患者康复的行为方式和生活环境,强调人与生存环境及大自然的和谐相应;第三个杆为药物之杆,解说不同草本药物、矿物质药物的方剂、功效及用法等;第四个杆为辅助治疗之杆,解说药浴、火灸、放血、按摩等外治疗法。“藏医外治,讲求依据三因类型,对应治疗,即对‘隆’性患者实施按油温灸法;对‘赤巴’型患者实施排汗、放血、药浴;对‘培根型’患者施以敷疗火灸等方法。藏医还极为强调用外治方法来实现养生保健,在《四部医典》第四部《后续本》中有论述:‘外治放血灸敷浴推拿,就如驱疾锋利之兵器’,另外在《四部医典》前三续中,都有与保健相关的详细阐述。养生与保健贯穿于《四部医典》的始终,足见藏医把人体的预防保健放在驱病健体的重中之重。”

  生命树中的藏医学说

  在藏医学体系中相对独立又互相关联的三大学说组成了藏医学的核心理论:三因学说、五源学说、寒热学说。

  三因学说认为:人体由三种因素构成。分别是“隆”、“赤巴”、“培根”。三因的平衡与偏盛或偏衰决定了人体的健康与否。

  五源学说认为:世界万物包括人体本身都是由五元素组成。分别为:土、水、火、风、空五种元素,故为五源。

  寒热学说认为:人体疾病分为寒病、热病两大类。药物药性也分寒性和热性,用寒性药物治疗热病,用热性药物治疗寒病。